2012年2月7日 星期二

古巴、卡司楚、Ice cream。

2003年,地點在古巴國家5星級飯店,以下的明信片,就是這所雄偉壯麗的飯店, National Hotel Cuba, Havana,當時正展覽國史珍貴照片,蠻多卡司楚與切的合照。當年,我正苦等批文,前往咖啡產區。9年來,古巴成為我第一個抵達但去不了產區的國家。
當年在古巴,雖枯候,但有不少樂趣。









我在著名的海堤大道,來來回回走過幾次,哈瓦那人很喜歡這裡,除了散心,還可遙望看不到的美國;去過 海明威寫老人與海的小店,那需要搭車去,他習慣的座位,推開窗戶,就可看到小漁港,甚至回航的漁船。有很多企圖推銷雪茄的小販,每個人都說:我的摳希霸是真的!
因為每天喝Mojito,所以就學當地的調製法,回台後,如法炮製給不少朋友喝。
當年的卡司楚還是很喜愛演講,聽說,曾經連講超過7個小時,多數人都得放下工作好好聆聽,第二天,會有人抽問。昨天,BBC說卡司楚要出回憶錄了,自從他身體大不如前且總統大位交給老弟後,就很少公開露面,BBC的報導,讓我想起去古巴這件事。

   哈瓦那市區,很多冰淇淋攤位,同一地點往往有兩攤,一攤沒啥生意,另一攤往往大排長龍,價錢都是一塊錢一杯,大排長龍那攤賣1披索古巴幣1杯,另一攤專收美元,賣1美元1杯,我們這種老外,最好乖乖的去排美元冰淇淋。
  
  後來還是拜訪了古巴咖啡協會,不過,當時卻沒看過任何一顆來自產區的生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